停止比特币交易?

一篇不错的分析比特币在中国状况的文章。 中国政府的这次ICO ban, 关闭交易所做法是“矫枉过正”,只是暂时的! 如果因为互联网可以用来传播非法、色情、虚假的信息就禁止所有的互联网提供商,结果会怎么样?中国人完全失去享受互联网给生活带来的便利,失去了工作效率提高的机会,互联网创新也不可能在中国产生,想要加入互联网创新的人才、资金也会离开中国。加密货币、区块链技术将会带来的革新将会远远超过互联网。中国会规范,但绝对不会禁止。 央行2013年的定义“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,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,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。” “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,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,拥有参与的自由。” 既然是商品,民众拥有买卖的自由,那么提供交易的场所当然是合法的。除非这个场所还提供其他非法交易。反过来想,如果提供比特币交易的场所是非法,那么民众之间的面对面交易(现金于比特币交易)是否合法?民众之间的面对面交易是合法,那么为面对面交易牵线搭桥提供服务的网站或移动运用是否合法?如果提供线下交易的是合法、那么提供线上交易为何是非法? 为了避免自相矛盾,2017年9月,央行在宣布禁止ICO的申明中,推翻比特币是商品的定义,把比特币、以太币定义为“虚拟货币”。但”虚拟货币”是个含糊的定义,它不具备法定货币的法律地位,但却具有(而且比法币更加具有)货币的基本职能。看来这次的定义的改变,是一个应急措施,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。但可慰是央行对比特币的认识是逐步加强的。 按照盛松成的说法,“比特币是全球化的区块链资产。可以在境外或地下交易,因此完全取缔有难度,但的确应该进一步规范虚拟货币的交易。” 所以, 中国交易所的禁止绝非是永久性的。 “随着比特币在全球市场的发展,一些国家很有可能对比特币进行合法化的货币定义,甚至一些国家会把比特币纳入到外汇储备体系。到那个时候,比特币交易可能就需要定义为类似于黄金交易一样的形式,央行层面不得不承认其金融货币属性。” 既然比特币线上交易在中国有可能暂时停止。那么线下交易必然活跃。在海外注册公司,为国人提供比特币及其它币投资服务,也会以运而生!

交易记录

大道至简,想必多数人不以为然。每每听到同事提起“sophisticated investor”,带着的是一种自得的神情;“professional”是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褒义词。而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的规律亘古不变, 弄清那个一和二,往往是事半功倍。 交易 (transaction),对生活在市场经济的现代人来说,可谓是司空见惯。上馆子、去超市、领工资、买房子 ... 好像我们的生活处处离不开它。交易的本质是所有权的转移,而转移的对象是公认有价值的东西,如银行电脑里的数字。 交易是记录在帐簿里。从遥远的Tally Stick, 到太平洋小岛上的Rai Stones, 到电子银行账户,到当下流行的手机钱包,其本质是由一个机构或团体管理的帐簿。而这种记账方式,自从有了交易,几千年一直没有变过。 区块链 (Blockchain)或者说是分布式账簿(Distributed Ledger)技术,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交易记录不依赖任何一个机构或团体。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由成千上万台电脑组成的分布式点对点的的网络(Peer-to-Peer Network)。网路上每台电脑,独立的根据同一套规则,进行交易确认和帐簿维护。帐簿里的内容完全公开透明。维护账户的规则被写入到开源程序(Open Source)里。 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软件的讨论和完善,或是下载运行并加入这个网络。 去中介化(dis-intermediation)不仅仅适用于简单的交易(资金从账户A转到账户B),也适用于基于合约(contract)的复杂交易(如金融产品的买卖,公司奖励机制的实施,共享经济的建立)。就如同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极大的降低了交流的成本,分布式账簿技术正在极大的降低交易和合约的成本。它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的又如何能够高估?

原来路在脚下

该来的还是来了,比特币第一次分家了。新产生的币叫Bitcoin Cash(BCH)。原来比特币(BTC)的持有者,现在会获得同等数量的BCH。这空降的财富,也许就是分家前BCH不降反生的动力吧。但就如同能量守恒一样,价值不会在独立的系统中产生。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新的价值载体,和随之而来的载体间的价值重新分配。 比特币的出现,人们第一次可以完全依赖算法/数学方法去解决棘手的社会经济金融问题。程序不过是实现这个方法的工具。但哪套算法更好,更符合Satoshi的初衷?于是有了分歧和由之而来的竞争。但这未必就是坏事情,长远看应该是利大于弊。 11月分,比特币有可能经历第二次分家。相比之下,它的影响可能会远大于第一次。这是因为第二次中两方支持者更加势均力敌。“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 一个验证变革的时代,原来路就在脚下!

5-Stage-of-Grief, 你在哪个阶段?

2017年,各大银行都纷纷与IT巨头强强联手成立金融创新实验室。探索区块链(Blockchain)技术,成为其研究项目之一。正如Andeas所预言的,这些金融机构应该是进入了5-Stage-of-Grief的第三个阶段:Bargaining。 中国银行--腾讯 (链接) 中国农业银行--百度 (链接) 中国工商银行--京东  (链接) 中国建设银行--阿里巴巴 (链接) 与以往不同的是,在这一次的技术革新和财富转移中,并不是越大越强就约占优势,因为权利、财富的过度集中本身就是区块链技术要解决的问题之一。除非能放弃既得利益,传统金融机构会沿着这五个阶段一直走到底,而失去在经济生活中的主导地位。 而作经济体的普通一员的你和我,可以以同等的身份参与到这场变革中来。5-Stage-of-Grief, 你在哪个阶段?

国家电子货币?

俄罗斯对待电子货币的态度一直都是“亮黄灯的”。今天却宣布要建立自己国家的电子货币。 而且莫斯科证券交易所也在考虑开通电子货币的交易。 大家都可以叫“电子货币”,但此币未必等同于彼币。政府一家掌握发行大权,决定发行量。其目的还是能更好的控制国民的经济生活。这与比特币的理念背道而驰!